公告:为给大家更好的使用体验,同城网今日将系统升级,页面可能会出现不稳定状态,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升级时间:2016-7-24 11:00 -- 2016-7-24 15:00

新闻 查看内容

日本邮轮确诊数升至70人 3700人怎么过的?(组图)

发布者: admin|

1月20日,一名中国香港男子在日本横滨登上“钻石公主号”邮轮,1月25日他在香港下船,随后出现发热症状,在2月1日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2月3日,这艘邮轮驶抵横滨地区,按照计划行程结束,但是这艘邮轮却没有靠岸,船上的乘客也并没有下船,而是接受日本政府派出数十人检疫团队登船检查。




2月6日,这艘载有来自56个国家和地区的2666名乘客和1045名船员的邮轮上,检测出20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月7日,又有171人接受检查,其中有41人感染新冠病毒。也就是说,截止到2月7日第二次检查后,确诊的人数已经达到61人。目前船上已确诊的61人中,有28名日本人、11名美国人、7名澳大利亚人、7名加拿大人、3名中国香港人、1名新西兰人、1名中国台湾人、1名菲律宾人、1名阿根廷人、1名英国人。

8日,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又有3人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被送院治疗。

9日,日本Abema新闻消息,邮轮上新增6例确诊病例,目前船上已有70人确诊感染。

据日媒报道,确诊病人将会被送至当地医院救治,邮轮上其他全体乘客和船员则被隔离,14天内将无法下船登岸。

邮轮上的加拿大游客







船外是海洋,以及媒体和摄像机的海洋,随时准备捕捉船上的变化。救护车来了,带着感染的游客走了,在船内,有警卫或工作人员巡逻,确保所有的乘客都待在自己的房间,直到2月19日这些乘客才能够离开。

?




Trudy Clement 是邮轮上的一位加拿大游客,获取信息的途径靠喊,朝着楼上的一对加拿大游客喊话,以便获取更多信息。Clement待在自己的房间里说:“我们并不是在监狱,但是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监狱一样。你可以安慰自己你是自由的,你给家里打个电话,可能就要重新建立这种思想,因为当你和外孙,孩子或者不管什么亲人交流时,你都会发现,你其实并不自由。”




Clement表示,在钻石公主号上,免费的Wi-Fi支撑着她,这样她就可以和在加拿大的家人视频,她可以追剧,可以通过阅读来打发时间。

至于房间打扫服务和洗衣机都已经停止使用,船上的乘客能够得到的服务很有限。

此外,机上人员必须定期检查体温,超过37.5摄氏度的乘客必须向医务人员报告。

Clement认为这很恐怖,但是她更担心的是2月19日以后的情况,她表示目前加拿大政府并没有表态,邮轮上的这些加拿大人是否允许回国,或者她们回国之后是否仍需要面临14天的隔离。

目前,她尽可能的保持乐观,提醒她自己她很幸运,毕竟她所在的房间还有阳台,而很多人甚至连窗户都没有。

来自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危重症医学副教授劳拉·哈瑞拉克(Laura Hawryluck)博士,曾在2012年参与撰写了一份关于隔离对SARS患者心理影响的研究报告。她表示隔离短时间会造成一些人感到焦虑和压抑,当局更新信息不及时,会加剧隔离者的这种感觉,因此在隔离期间,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要及时更新消息。

Hawryluck说:“一个人存在感染风险,但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确定是否真正感染,加上你无法获取关于这种新疾病的更准确的信息时,这是非常可怕的。如果是长时间的隔离,甚至会导致一些人做噩梦。”

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生物伦理学家和全球健康教授克里·鲍曼(Kerry Bowman),同时也是2003年SARS爆发期间被隔离的人之一,对此表示:“许多人会因此变得抑郁,许多人发现隔离非常,非常困难,人际关系疏远也令人担忧。当他们独自思考时,恐惧也会随之而来。”

2003年非典时期,他在家中隔离,与此次许多加拿大人要经历的在邮轮上隔离是不同的。在家中隔离完全不用担心其他人的传染。对这艘船的担忧是,病例数量已经上升,对乘客的检测还没有完成,可能还会再次上升。因此,恐惧因素将会上升。因此,确保人们获得心理健康咨询资源至关重要。


2月8日14时,上海举行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介绍,卫生防疫专家告诉我们,目前可以确定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传播途径主要为直接传播、气溶胶传播和接触传播。

直接传播是指患者喷嚏、咳嗽、说话的飞沫,呼出的气体近距离直接吸入导致的感染;气溶胶传播是指飞沫混合在空气中,形成气溶胶,吸入后导致感染;接触传播是指飞沫沉积在物品表面,接触污染手后,再接触口腔、鼻腔、眼睛等粘膜,导致感染。这样在一定程度上来说,邮轮上的乘客就有很大的程度受到感染。




紧接着,2月9日也就是今天,国家卫健委网站8日发布疫情问答,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处研究员冯录召表示,目前尚没有证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

新冠肺炎目前还是主要通过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的疾病,在某些特殊的条件下才可能发生气溶胶传播,例如进行临床气管插管等专业医疗操作时。如果是在常规临床护理、一般的工作生活条件下,采取正确佩戴口罩的飞沫传播防护措施,是足以满足保护普通公众,而不被感染的。邮轮上的乘客似乎可以不那么紧张了。




丁香医生团队也表示,新冠病毒可通过气溶胶传播目前还不明确,因此大家不必过分担心。




至于心理将康咨询的问题,加拿大官员表示目前在安省特伦顿军事基地接受隔离的加拿大人将会接受心理健康咨询服务。

加拿大卫生部长Patty Hajdu表示,在武汉封城期间,撤离人员经历了“巨大的压力”、焦虑。许多人与孩子分开,或不得不离开亲人。虽然军事基地的社交活动将受到限制,但官员们正采取措施让人们有事可做,包括为孩子们设立游戏中心。

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Canadian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执行理事迈克尔?布莱恩特(Michael Bryant)表示,《检疫法案》赋予渥太华广泛的权力,可以拘留民众,以阻止传染病的传播。政府不需要同意。

日本邮轮上因疫情被隔离的3700人如何度过14天?无聊生活已让不少人感到非常焦虑

有乘客自称似乎得了“幽闭恐惧症”。世卫组织相关人士表示,邮轮属于大量人员同处密闭空间的“特殊环境”,“对于被滞留船上的人而言是很痛苦的情况”。




钻石公主号 图片来源:WikiCommons

史密斯夫妇原定下船后从东京飞去上海待几天,但出于对疫情的担忧被迫取消了中国之行。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把他们刚定下来的新计划也打乱了。

“在周一(2月3日),也就是我们原定下船的前一天,船长告诉我们,邮轮不会在周二返回,而是要加快速度在周一晚上抵达横滨,让大家提前回来做病毒检测。”57岁的马修·史密斯(Matthew Smith)对界面新闻说。

史密斯夫妇在1月20日从日本横滨登上了“钻石公主”号邮轮,同天上船的还有一位来自中国香港的男子。这名男子1月25日从香港下船后,最终在2月1日被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据了解,这位80岁的香港乘客在登船前已有咳嗽症状,旅行期间曾进入邮轮上的桑拿、餐厅区,在邮轮停靠鹿儿岛后还与其他39名乘客一起参加了巴士旅游团。

一路途经鹿儿岛、香港、越南岘港和会安、台湾基隆和冲绳那霸后,“钻石公主”号在2月3日返回横滨,检疫团队如临大敌。约3700名乘客和船员被留在了船上。




停泊在横滨的钻石公主号 来源:WikiCommons

史密斯说,从2月3日到4日,所有乘客都测量了体温,还有一些人接受了血液测试。“2月5日早上7点,船长告诉我们,因为有10个人的病毒检测呈阳性,日本官员将对我们进行14天的隔离,在此期间我们必须留在船舱内。”

自“钻石公主”出航以来,中国内地的确诊病例,已从1月20日的291例升至2月4日的24324例。在此期间,美国、欧洲、澳大利亚、中东陆续报告首例确诊病例,超过20个海外国家共确诊上百名感染者。

公主邮轮公司在回复界面新闻的邮件中表示,1月20日出发的“钻石公主”号上共有2666名宾客和1045名船员,宾客中有近一半来自日本,其他主要来自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中国(含港澳台地区)、新西兰、俄罗斯、意大利等国。

2月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面对大型客船内多人感染的情况,为防扩散,必须采取万全措施。”

混乱的隔离

从这天起,史密斯和船上的其他3700人一样,开始了为期两周的隔离,这意味着人们要等到2月19日才能“登陆”。

刚开始,邮轮和乘客都有些手足无措。一些乘客抱怨邮轮信息发布滞后、日用品供给不足。

24岁的泰勒·托雷斯(Tyler Torres)说,船上最初的公告含糊其辞,没说明提供帮助,只是要把所有人控制在各自的舱房,要求大家“配合”。“一位女乘客离开房间大喊不能把她关在里面,但最后还是被船员请了回去。”他说。

在登船前后染上流感的托雷斯夫妇,因为有咳嗽和发热症状,成了邮轮上接受病毒检测的首批乘客,所幸没有感染。

2月6日早上,在从新闻上得知邮轮上病患总数升至20人后,托雷斯致电服务台问询,但被告知“不了解情况”。与此同时,船外的码头上却聚集了四、五架直升机和十几辆救护车。




邮轮下的救护车 泰勒·托雷斯供图

“在我看到新闻好几小时后,邮轮才告诉我们,”他在Reddit论坛上这样记录,“船上的工作人员看起来也都精疲力尽,很多船员和乘客一样蒙在鼓里。”

托雷斯还提到,船上的一切通知都是用英语和日语播报,但他不知道邮轮未来要如何告知不掌握这两种语言的乘客。

除了对信息滞后不满意,也有乘客担心医务人员忙中出错。美国游客米莱娜·赛鲁罗(Milena Cerullo)对界面新闻说,测体温时,医务人员递给她的入耳式体温计很不干净,“没有一次性使用该有的防护,也没用消毒剂,甚至没在水下冲洗过”。

“(测量)那一瞬间,我们的健康可能就会受到威胁。”她不无担心地说。

截至2月8日上午,至少有279名曾出现呼吸道问题和发热症状的人接受了病毒检测,其中63人确诊,近半数为日本人。还有来自中国、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多个国家的病患。公主邮轮公司表示,2月7日完成的第三批已检测样本是最后一批最初接受批量检测的样本。

本该进入休整但临时加长营运,也考验着邮轮的应对能力。托雷斯说,隔离后,邮轮没能提供新床单和毛巾,也没有清洁和洗衣服务,想用旅行装的漱口水还要花3美元购买,“但好消息是,他们在电视上增加了更多电影,而且上网免费”。

回归的秩序

不过,在第一天的慌乱过后,生活逐步进入正轨。邮轮开始有计划地向乘客提供食物,并满足其他日常需要。来自香港的创业人士黃雅?对界面新闻说,“每天9点半到晚6点半间会供应三餐和糕点饮品,牙膏漱口水充足,网速也快了很多。”




乘客Daxa2月7日的早餐 来源:Daxa的Twitter

史密斯也表示,供应的食物和邮轮巡航期间一样好。“我们收到了新的毛巾、床单和我们要求的所有便利设施,”他说,“不同的地方是,客房服务员不能每天进来整理房间了。唯一的困难是你不能离开舱房,但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公主邮轮表示,船上宾客将继续享用免费网络和电信服务,在每日菜单上选择的食物和饮料将被直接送至隔离的舱房。通过日本厚生劳动省检测的船员,仍会按规定履行职责。此外,公司也与权威卫生机构紧密协作,采取措施最大程度减少传染性疾病在船上的输入和扩散,并增加环境消毒的频次。

日本政府方面已为包括无症状乘客在内的所有人测量体温。到2月7日,每个房间都已领到体温计和手套,乘客可分批上甲板透气,但在露天甲板上必须戴手套和口罩且定期记录体温——高于37.5度就要汇报。

公主邮轮表示,日本政府为邮轮提供了7000个防护口罩和由16名医生、12名护士及医疗接待人员构成的专业团队。

不过,黃雅?很担心年长的乘客拿不到所需的慢性病药物。据日本NHK报道,邮轮发放了填写平时服用何种药品的表格,表示将免费提供这些药品。要填写的内容包括:未来14天内必需的药品的名称、每次的服用量和每天服用的次数。

2月7日,黃雅?的父亲还没拿到血压丸。澳大利亚乘客阿拉娜·唐纳森(Alana Donaldson)也对界面新闻表示,她为同舱伙伴买药遇上了困难。日本厚生劳动省称,截至2月7日,日本方面递送了147人的药品,但还有很多人没收到。

据共同社报道,世界卫生组织(WHO)相关人士2月7日表示,可以理解日本政府就“钻石公主”号采取留船隔离的措施,但“对于被滞留船上的人而言是很痛苦的情况”,要求日方照顾乘客的身心健康。

这位人士指出,邮轮属于大量人员同处密闭空间的“特殊环境”,感染率也有可能上升。

无聊的生活

由于没把笔记本电脑和任天堂Switch游戏机带上船,托雷斯悔得肠子都青了——而这样的日子,他还要过两个礼拜。对那些1月20日登船、无法按时离开的乘客来说,这次直到2月19日的旅行,相当于和“钻石公主”的一次“蜜月期”。

1月20日登船的托雷斯原计划2月4日回来后再游京都和东京,而现在被困在船上,他只能靠看电影和在Reddit论坛上回复网友来打发时间,他的妻子则在为堂表亲筹划派对和新娘送礼会。

至于被耽误的行程和工作,托雷斯说,还好自己有位不错的老板。他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老板理解他的遭遇,正在密切关注事态发展,也已把他从排班表上换下,而妻子的上司也推迟了她返岗的时间。




泰勒夫妇的房间 泰勒·托雷斯供图

如果说年轻人只要能耐住寂寞就好,对一些上有老下有小的家里“顶梁柱”来说,要考虑的麻烦就更多了。与订到一间带阳台555平方英尺套房(约合50平方米)的史密斯夫妇不一样,黃雅?一家住在一间面积较小、没有窗户的房间里。

“先生和我在船上上网工作,儿子看电视或看自己带来的书本。幸好船员每隔两日还会拿玩具来给我儿子解闷,”黄雅曦说。

她的丈夫在上船时有些咳嗽,到船上的医护中心看过医生,随后一家都接受了检测,但之后没有收到正式的通知结果。在了解到确诊病例已被送去日本多地医疗机构后,黃雅?相信自己和家人应该没事了。

“我和先生都是比较年轻和乐观一点的,所以我们每天安排时间做有规律的工作消磨时间,”黃雅?说,“但是老一辈人就比较困难,他们没什么事可做,我妈妈比较容易受影响,她今天跟我说夜里醒来有点情绪低落。”

对此,公主邮轮表示,已增设八个电视直播频道,另外向电视娱乐系统增加60部电影,并提供适合舱房的娱乐活动。此外,日本政府也正为船只提供额外的支持。新一批补给很快会向船上供应,包括口罩、宾客所需的医用药品和食物。




黄雅曦儿子收到的玩具 来源:黄雅曦的Twitter

“我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也正在努力应对这场超出了自己控制的意外,”对澳大利亚游客米奇(Mitch)来说,由于还没有洗衣服务,他很快就要自己动手了。

“我每天花时间看新闻、看纪录片、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报平安、查电子邮件、看电影,睡觉、再喝上几杯,”他说。“有些酒是我从迷你吧额外买的,还有上船时我们被允许带的——幸好之前我们还没喝。”

但米奇也承认,虽然自己还能打发时间,还是有“不少人对隔离感到非常焦虑,比如人们家里还有需要照料的宠物”。唐纳森则表示,“在舱房小屋里有点‘幽闭恐惧症’,希望澳大利亚政府能让我们回家。”

不过,也有不少游客在社交媒体上乐此不疲地分享隔离生活,Twitter网友Daxa就是其中之一。他发布了很多食物和船舱内部的照片,还录下了船上的通知广播。

“日常生活还是舒适的。我想早点回去,但我现在还好。”接受采访时,他一次次对记者强调,“只是无聊。我想早点回家。”
官方微信公众号
澳洲同城网官方公众号
微信上也能找工作,找房子?关注万能的同城网官方公众号 localsyd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

金牌家政



外汇平台























wuliu
你想了解我们吗?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Facebook 官方Twitter
微信关注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服务号
官方公众号 客服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