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为给大家更好的使用体验,同城网今日将系统升级,页面可能会出现不稳定状态,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升级时间:2016-7-24 11:00 -- 2016-7-24 15:00

财经见闻 查看内容

明星理财师跌落神坛!澳洲这个行业鱼龙混杂,水太深

发布者: 新闻哥| 来自: AFN

 

阅读导航

  • 前言

  • 明星理财师坠落“悬崖”

  • 理财行业鱼龙混杂

  • 四大银行理财服务之殇

  • 新旧交替,五年内理财顾问减半

 

前言

 

近日,澳洲明星理财师Sam Henderson由于把客户利益“踩在脚下”被监管机构处以“三年不得涉及金融服务”的禁令。

 

事实上,这位曾经“高高在上,自带明星光环”的理财师早在皇家委员会的调查中就已“劣迹斑斑”,他的客户说他的建议太古怪,并不像是在理财,而是在教客户如何亏钱。

 

同期,中国上海第一财经频道《谈股论金》主持人,扛着为小散说话大旗的廖英强却因操纵市场,无证经营而遭到刑拘,被指培养粉丝,收割粉丝。

 

不少人开始质疑,这些穿着不菲定制套装、侃侃而谈、专业满满的理财师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他们所在的行业又是如何?为什么澳大利亚四大银行都要着急剥离这些资产?

 

1

明星理财师坠落“悬崖”

 

在澳大利亚金融服务行业,提起Sam Henderson,可以说无人不晓。

 

他是一位屡获殊荣的理财规划师,曾经主持过“天空新闻节目(Sky News program),并为《澳洲金融评论报》、《悉尼先驱晨报》等多家知名媒体撰写文章,可以说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明星理财规划师。

 

(图)曾经名噪一时的澳大利亚明星理财师Sam Henderson

 

然而,就是这样一名明星理财规划师,却在上周(7月24日)被监管机构,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处以“三年不得涉及金融服务”的禁令。

 

ASIC在调查过程发现Sam Henderson “既未能以客户的最佳利益行事,提供适当的理财建议,在提供个人财务建议时也没有优先考虑客户的利益。”

 

同时,对于自己代理的客户产品,Sam Henderson在没有进行合理的求证或调查的情况下就会向自己的粉丝推荐。

 

另外,Sam Henderson自己公司“Henderson Maxwell”还推出了多款同名理财产品。不管这些理财产品是否比自己代理的产品要好,Sam Henderson都会优先推荐客户购买,被指“吃里扒外”。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Sam Henderson曾经获得过由行业组织,澳大利亚金融顾问协会(AFA)颁发的年度最佳执业奖,但是目前却已经在ASIC的禁止和取消资格名单上记录在册。

 

事实上,在本次被ASIC取消从业资格之前,Sam Henderson在皇家委员会的调查过程中其实早已“劣迹斑斑”。

 

 

2

理财行业鱼龙混杂

 

据统计,澳大利亚理财顾问数量已从2009年底的约18,000人激增至超过25,000人。但是其中仅35%的从业人员获得了大学相关学位。

 

俗话说,专业的事情应该交给专业的人员去办。在澳洲,绝大多数人都会把财富交给专业机构去管理,或者寻求理财顾问的专业建议。

 

然而,澳洲的理财行业并不是一个标准统一的行业,鱼龙混杂的情况一直都存在。虽然好的理财顾问会帮助我们实现财富的保值增值,然而一些“个人利益至上”的理财顾问就让很多客户血本无归。

 

在澳大利亚皇家委员会举行的有关理财顾问听证会上,很多消费者通过官网递交了相关资料,讲述了他们有关接受糟糕金融服务的亲身经历。

 

(图)皇家委员会听证会上曝光的理财行业“黑幕满满”

 

随意承诺

 

上文中提到的明星理财顾问Sam Henderson在处理的一个案例中,曾要求在政府部门工作的Donna McKenna从公共部门使用的养老基金中退出,并开始使用自管养老基金(SMSF)。

 

在进行理财服务时,Henderson建议其利用原来的基金借款投资到Henderson公司关联的基金。然而,进行这一调整花掉了McKenna 50万澳币。

 

事实上,McKenna不仅收回这50万澳币的机会渺茫,更别提在Henderson提供的计划下增加自身财富。

 

鼓励借钱

 

一般根据签署的协议,理财顾问会按照管理客户资金的一定比例来收取佣金。如果你从50万澳元开始,再借款50万澳元,那么你所管理的金额就会达到100万澳元,而顾问收到的佣金比例就相当于翻了一倍。

 

在护士Jacqueline McDowall投诉西太银行的案例中,后者的理财顾问建议该客户大量贷款用于启动一个餐厅生意。结果却证明这个计划是灾难性的。

 

设立SMSF

 

本来,自管养老基金(SMSF)是一种极好的避税储蓄渠道。但是调查过程中却发现不少理财顾问把SMSF推荐给错误的人,尤其是让客户设立SMSF主要目的就是投资一个楼花。

 

他们的说辞都如出一辙,即在大基金下面给客户提供理财建议是受限的,而开设SMSF,理财顾问除了向客户收取更多的费用外,并没有提供什么实质性的建议。

 

兜售保险

 

任何保险都是理财顾问的收入来源之一。因此,在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中,我们看到不少无良理财顾问会向55岁以上的老年投资者推荐购买昂贵的年度人寿保险。

 

销售内部产品

 

无论是四大银行,还是中等规模的机构的理财顾问,推销由与他们有利益关系的机构所管理的基金普遍存在。当然,这些基金本身可能没有问题,但顾问可以从销售内部产品中赚更多钱。

 

据澳大利亚皇家委员会调查专员Kenneth Hayne透露,理财顾问的薪酬架构是导致客户利益受损的“主要原因”。

 

2012年,澳大利亚政府曾引入了理财法案改革,即FOFA,旨在降低为客户提供理财服务的成本。为杜绝理财服务行业薪酬和销售挂钩产生的问题。

 

尽管如此,皇家委员会提供的资料却显示,FOFA引入后,四大银行理财服务收费不减反增。据统计,2012年至2015年期间,AMP和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的理财服务收入分别增长110%和39%,和FOFA改革目标背道相驰。

 

3

四大银行理财服务之殇

 

 

事实证明,对于四大银行而言,理财业务是一项代价高昂的尝试。

 

在澳大利亚皇家委员会曝出的“无服务却收费”的丑闻中,西太银行已经承诺赔偿客户11.5亿澳元,而实际成本可能超过20亿澳元;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已经为理财服务支付了14亿澳币的代价。

 

据估计,这一丑闻导致四大行、AMP、IOOF和Macquarie总计损失高达70亿澳币。

 

在基本面变化和行业前景不佳的背景下,为了摆脱这个“麻烦不断”的部门,四大银行开始先后出售旗下理财部门,并积极进行非核心资产的剥离。

 

今年3月19日,西太银行宣布退出成本高、亏损重的个人理财咨询业务,以便在2020年节省开支2.8亿澳元。执行高管George Frazis和Brad Cooper也宣布离职。自此,四大银行全部放弃了曾经的垂直整合业务模式。

 

西太银行首席执行官Brian Hartzer表示,绝大多数客户无法区分银行业务和理财产品。

 

此前,2018年10月30日,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以41亿澳元的价格把全球资产管理子公司CFSGAM出售给日本三菱日联金融集团(MUFG),以专注于核心业务。2017年,CBA曾以38亿澳元的价格将寿险业务出售给跨国保险公司友邦保险。

 

联邦银行首席执行官Comyn说道:“出售是银行对外部环境变化和业内期望的回应,旨在彻底解决有关银行垂直整合理财服务引发的担忧和关切。”

 

澳新银行(ANZ)则于去年以28.5亿澳元的价格向瑞士保险巨头苏黎世金融服务集团(Zurich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出售寿险业务;9.75亿澳元把旗下OnePath养老金和投资业务连同绑定的经销商业务出售给了IOOF控股集团;18亿出售上海农商银行10%的股权。

 

对于非核心资产的剥离,澳新银行首席执行官Elliott说道:“银行业资产剥离的趋势有望持续。因为整个行业面临监管成本增加、行业收入增长乏力、以及银行税等不利因素。”

 

同样,两年前,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已经把旗下寿险业务80%的股份出售给了 “日本人寿(Nippon Life)”。2018年5月3日,国民银行宣布拟30亿出售旗下财富管理公司 MLC。

 

国民银行前首席执行官Thorburn Thorburn指出,伴随皇家委员会的大清查,银行业的业务增长、商业模式、问责体制、以及企业文化和上一个时代相比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4

新旧交替,五年内理财顾问减半

 

 

行业组织Adviser Ratings发布的报告指出,由于澳大利亚皇家委员会对理财服务行业的介入调查,以及行业门槛的提高,未来五年内,澳大利亚理财顾问人数将出现大幅减少。同时,客户理财资金将出现大搬家,转移规模将达到9000亿澳元。

 

据其预测,未来5年,理财顾问人数将大幅减少57%,或14,000人。其中,理财服务巨头IOOF 和AMP理财顾问流失人数可能表现最为明显。过去三年,两家机构已经有1200名理财顾问离职。

 

Adviser Ratings董事总经理Angus Woods表示,皇家委员会对银行业垂直整合的调查最终会引发一系列监管改革措施的出台。这些监管改革措施的出台极有可能加剧理财顾问的外流。

 

他说:“咨询行业人员外流现象将表现非常明显。目前,消费者的预期也非常明确,即咨询行业必须进行改革来提高专业度并赢得消费者的尊重。”

 

Adviser Ratings的报告显示,自2015年以来,已经有7000名顾问退出了理财行业。目前,澳大利亚共有24323名注册顾问。但是,其中的很多注册顾问已经不再担任主动面向客户的角色。

 

对此,澳新银行(ANZ)全球咨询部门前、董事总经理、现任金融咨询网络AZ NGA创始人的保罗(Paul Barrett)则指出,澳大利亚理财顾问的新旧交替虽然不可避免。

 

他说:“短期来看,尽管理财顾问人数会出现一定程度的缩水。但是,伴随时间的推移,整个行业会吸引更多新时代的理财顾问,继而逐步出现回升。”

 

资金大搬家

 

此外,报告指出,未来12个月内有超过2000亿的客户资金将发生转移,未来五年内发生转移的客户资金规模则有望超过9000亿澳元。

 

这些转移资金很有可能由传统银行理财渠道转向其他市场平台机构等。

 

Adviser Ratings理财部门首席执行官Mark Hoven表示,9,000亿澳元转移资金中超过25%的资金将流入“无理财顾问的资金池”。

 

他说:“和英国一样,受影响最大的是银行客户。”

 

可以说目前澳大利亚的理财行业正在朝着英国的发展路径进行。一份2011/12年的报告显示,在建议废除佣金制度、并提高顾问任职资质的背景下,英国的理财顾问人数大幅减少了25%。

 

尽管理财顾问减少,但是客户的理财需求却依旧存在。

 

Hoven表示:“对于技术服务商而言,这种转变则带来了巨大的商机。”

 

END

 

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ASIC)警告称,对于理财行业而言,一个“密集、专注”的监督检查时代即将到来。

 

据悉,在未来不到两年的时间内,理财顾问必须遵循新的道德规范,进而面临新的压力。此外,理财顾问还将满足一系列新的培训和教育标准。

 

相信在这个行业会有更多的Sam Henderson被揪出来,最终形成以客户为导向、发展更为健康的行业。

 

换言之,“洗洗更健康”!

 

参考文章:

https://www.abc.net.au/news/2019-07-24/financial-planner-sam-henderson-given-three-year-ban-by-asic/11342440?section=business

更多财经见闻请点击:澳洲财经新闻网
官方微信公众号
澳洲同城网官方公众号
微信上也能找工作,找房子?关注万能的同城网官方公众号 localsyd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

金牌家政


外汇平台

























wuliu
你想了解我们吗?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Facebook 官方Twitter
微信关注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服务号
官方公众号 客服微信
返回顶部